耳疾

我患了一段时间的耳疾,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,时至现在,也未能全愈。

大概是8月的12号,当天休息,我一天都在 练习吉他与吃鸡之间轮回,吉他累了,就吃鸡,打几盘游戏,就继续练习吉他。一天就这样度过,连吃饭我都没去,不是太 忙,是懒。

我现在越发能承认自己的一些缺点和丑陋。以前总在避讳的,现在也能侃侃而谈,一笑置之,不再那么耿耿于怀和小心翼翼,希望能直面自己,从而能看清自己,活得更真实一些,也更能早点认清缺点,有机会能够慢慢尝试去改正。

扯远了,回来,继续聊耳疾的事情。

下午的时候,我微信了一下韵艳, 说她上次推荐的游泳教练很是高冷,我本以为今天过去交钱报班的,结果从昨晚到下午都没有等到回消息。她说教练很少看微信,可能没有看到,并告诉了我大致的方位。我说,我晚上去看看。晚上我真的过去她说的地方找了,结果没有找到。我便回到了上滘市场的五谷渔粉点了一碗面,此时开点有点点耳鸣,我以为是低血糖,毕竟一天没吃东西了,不重视。面还没吃饭,左耳便耳鸣到几乎听不到东西,于是我便回来休息,我把这事理解成严重的低血糖了。

睡一觉醒来,左耳还是那样耳鸣并听力下降,我便觉得需要去看医生了。

用微信上了省二医的微信服务号挂号,结果没有号了,只能第二天上 午去最近的大石武警医院检查,医生说,做个纯音检测,做了,说可能是突发性耳聋,需要去大 医院住院治疗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